最新最快白酒资讯
太阳能光伏网

君品谈 | 雷雨: 考古这个事情永远没有定论

他说,“我这个人干啥可能都能坚守一辈子”,

从挖掘到整理,他坚守在考古发掘一线现场。

他也说,“考古这个事情永远没有定论”,

从沉默到惊现,为人们打开通向古蜀文明研究的大门。

时代有我,君品相传。由凤凰网出品,贵州习酒联合打造的访谈节目《君品谈》第三季节目,本期对话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馆长雷雨,了解他的考古故事。

雷雨回忆择业故事

“我这个人干啥可能都能坚守一辈子”

雷雨是重庆万州人。1980年,作为四川省万县地区(现为重庆市万州区)的高考状元,他进入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学习。

谈及此事,雷雨说,那时他对考古学还没有系统的认知,当时他的父亲认为“择校比择专业要重要,进北大什么专业都可以……现在的人不一样了”。

雷雨讲述高考志愿选择过程

学习考古很辛苦。雷雨的第一次实习是在山西南部的曲沃县,“然后每天在野外就是日晒雨淋的,风餐露宿……很多人就觉得有点失望,于是很多人就打了退堂鼓”,有许多同学选择了转专业到其他文科院系。

雷雨还是留下来了,他喜欢待在野外,自由、安静,“我觉得还行,起码在野外如果没有太冷的天或者是太热的天的话,还挺好的,挺自由的”,至于为何坚守了一辈子,他谦虚地说,“还是一种惰性,我这个人干啥可能都能坚守一辈子”。

雷雨回忆考古历程

“三星堆还真不一样”

1984年,大学毕业的雷雨被分配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。

刚进入工作时,三星堆考古工作站还没建起来,“我总觉得反正有点自卑,尤其是跟那些文物大省比起来,河南、陕西、山东,我们南方的湖北等等这些比起来的话,四川的发现永远都是小发现”。

雷雨(左)带领吴小莉(右)参观博物馆

不过,他跟着当时的站长陈德安,住在村民的砖房里勘探、发掘。1986年,三星堆一、二号坑被发现,为人们打开了通向神秘的古蜀文明研究的大门,“一醒惊天下”的三星堆开始被人们熟知,

当时雷雨因病错过了此次发现,几个月后,他再回到考古工地,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一次重大发掘。

虽然有遗憾,但是雷雨在那之后找到了职业的兴奋感,“三星堆还真不一样……当时的古蜀文明原来是如此的发达,把中华的文明的多元化的发源竟然证实了”。

三星堆再惊天下

“考古这个事情永远没有定论”

从1986年开始,雷雨陪伴三星堆走过了相对沉默的几十年。

2005年,雷雨接任三星堆考古工作站站长。多年来,三星堆聚落考古不断有新的发现,用雷雨自己的描述,就是每天上午挖掘,下午整理,周而复始。

直至2021年12月,6座祭祀坑的发现,让三星堆再惊天下。

雷雨(左)与吴小莉(右)谈三号坑发现历程

2019年,三星堆遗址被纳入国家文物局“考古中国”项目和四川省“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”项目,考古人员期待这里能有新发现。

这在很多考古人之前引起争议,大多数人认为三星堆就是除了一号坑和二号坑以外,绝对不会再有那么高等级的祭祀坑。

多座祭祀坑的发现,让雷雨意识到,“考古这个事情永远没有定论。不知道下一步你会发现什么,这也许就是考古的魅力”。对于研究者来说,则要耐得住寂寞,并持之以恒。

习酒用匠人精神,酿造君子品质

锁定贵州习酒《君品谈》,继续关注凤凰网,更多丰富的君品故事和富于哲理的君品人生,主持人小莉将继续与您分享!

最新相关